打印
手機閱讀本文
默認字體字體加大字體減小

“金牌教練”曾傳強:說不盡道不完的全是乒乓球

時間:2019-10-15 08:56:48 來源:玉林新聞網-玉林日報 作者:記者 林冬冬


诱人的军嫂【完】在北京的家中,曾傳強動情地講述起自己與乒乓球的不解情緣。(記者 潘燕 攝)

1984年,由廣西體委主辦的雜志《體育春秋》組織人員赴北京采訪優秀的廣西籍運動員、教練員,已是國家隊教練的曾傳強(左二)以及玉林籍乒乓球運動員梁戈亮(左三)、體操王子李寧(右一)接受了專訪。(龐柏芳 攝)

2002年,中國乒乓球隊建隊50周年時,國家體育總局、中國乒乓球協會表彰了為中國乒乓球事業作出巨大貢獻的集體和個人,曾傳強獲得“中國乒乓球運動杰出貢獻獎”。

诱人的军嫂【完】  曾傳強為國家乒乓球事業作出突出貢獻,獲準享受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

在北京下榻處,曾傳強夫婦與記者共進午餐后合影留念。

乒壇名將、大滿貫得主王楠剛進入國家隊時,她的主管教練正是曾傳強。作為曾傳強教練的愛徒,雖然退役多年,但是恩師之情并沒有忘記,回到國家乒乓球隊訓練館,王楠特地和恩師曾傳強合影,不難發現王楠對于老爺子的尊敬之情。

【人物名片】

曾傳強,1943年出生,玉林市玉州區十字街人。任國家隊教練31年,是國家乒乓球隊執教時間最長的教練之一,培養出喬紅、王楠等世界冠軍,有“金牌教練”之稱。

“這幾十年來,我就干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致力于乒乓球事業。跟打工一樣,我也是好好干活,穩穩當當,把自己的活干好就行。”

——曾傳強

9月25日,北京,新中國成立70周年慶祝大會前夕,喜慶祥和的氛圍格外濃烈。

诱人的军嫂【完】國家體育總局訓練局附近一居民小區,居住的都是為國家體育事業作出巨大貢獻的體育元老。今年76歲的玉林籍乒乓球“金牌教練”曾傳強,已經在這里住了15年時間。

早在二十多年前,曾傳強就被圈里人尊稱為曾老爺子。老爺子每天的生活很有規律:早上吃過早餐后,在家里聽聽音樂、看看電視;午休后,步行幾分鐘到國家體育總局訓練局,先到國家隊體能訓練中心鍛煉拉伸一番,再到國家乒乓球館陪那些10來歲的乒乓球隊二隊隊員練練球。

當天9時,我們如約敲開了曾老爺子的家。

1958年,15歲的少年郎背起行囊,告別親人,離鄉北上。或許,他不曾想到,此后60多年時間里,自己的身上會一點點烙上乒乓球的印記,從運動員到一個“教人打乒乓球的人”。

诱人的军嫂【完】一手培養出多位世界冠軍,“金牌教練”曾傳強收獲了很多榮譽,但榮譽并不是他前進的動力,本心才是。

談乒乓球啟蒙道路

诱人的军嫂【完】把打乒乓球當作“玩球”

诱人的军嫂【完】“老實說,我是不小心‘玩’進了國家隊。”采訪在曾傳強北京的家里開始。曾老爺子舒服地靠在客廳的沙發上,開門見山地打開了話匣。老爺子性格直爽,氣場更是十足。

诱人的军嫂【完】十二三歲的年紀,受兩個哥哥的影響,曾傳強拿起了乒乓球拍。他說,小時候都沒有“乒乓球專業隊”的概念,只是單純地喜歡,常常在騎樓底下找來幾塊木頭、磚頭便成了一張簡易球臺,個個都覺得有球打就很開心了。

事實上,那個年代打乒乓球的條件比較差,但為了能打球,曾傳強真的“挺拼的”:在古定小學就讀時,石桌成了他打乒乓球的不二場所,一下課就往這里沖;下課后,他想著法兒往有乒乓球桌的地方鉆,周末一到,他可以在工會里從19時打到22時。

诱人的军嫂【完】曾傳強說,上廣西隊時,他的乒乓球拍因磨損只能用直板拿,但他的習慣是拿橫板,“就是這樣的條件,我也能打,也能贏。”

诱人的军嫂【完】曾傳強說,在那個年代,打乒乓球最怕打壞球,最開始,大伙想到用膠布貼住裂縫繼續用,后來又想到了用天拿水浸泡球的法子,將碎片融化后補好裂縫。

诱人的军嫂【完】回想起這些既苦又樂的陳年往事,曾老爺子開心得像個孩子。

诱人的军嫂【完】有心摘花花不開,無心插柳柳成蔭。就這樣玩了幾年乒乓球,本就有極高打球天分的曾傳強“玩”出名堂來了——1958年,在廣西組織的一次乒乓球邀請賽上,曾傳強嶄露頭角,獲得了少年組團體賽的第二名。

說起曾傳強的第一次亮相,還有著一個不為人知的小插曲——當時,玉林市共有兩個乒乓球邀請賽的參賽名額,玉林體委負責人決定,由曾傳強與另一人角逐一個名額,一局定輸贏。兩人約定以橫板比賽,曾傳強獲勝。對方反悔,稱自己擅長直板,要求改直板再戰一局,結果仍是曾傳強獲勝。

談乒乓球生涯轉變

诱人的军嫂【完】從“千里馬”到“伯樂”

诱人的军嫂【完】因為在乒乓球比賽的嶄露頭角,正在玉林一中讀初二的曾傳強成了靠“打乒乓球”為職業的運動員,這讓身邊的人都大吃一驚。在那個肚子都填不飽的年代,以“打乒乓球”作為職業乍一聽來確實很奇怪。

诱人的军嫂【完】1958年8月,曾傳強進入廣西乒乓球隊。職業運動員的這一身份,成了曾傳強打開新世界的大門。直到此時,他真正意識到,自己把一項興趣變成了職業。

為備戰1961年在北京舉辦的第26屆世界乒乓球錦標賽,國家組建了北京、上海、廣州3大集訓區,1959年底,實力出眾的曾傳強被調往廣東集訓區進行集訓。

诱人的军嫂【完】每天凌晨5時不到,爬起來,跟隊里另一名隊員鉆訓練場,熱身、鍛煉……為防止教練員發現端倪,約6時30分,踩著點鉆回被窩。這樣的訓練節奏,他們兩人持續了好幾個月。

半年后,全國三大乒乓球集訓區和國家隊在天津舉行了比賽,檢驗集訓的成果。作為廣東集訓二隊的代表,第一場球就是對戰國家一隊,曾傳強初生牛犢不怕虎,與國手容國團對戰時表現不凡:第一局贏,第二局領先,第三局因過于緊張,打到20平以后輸了。

诱人的军嫂【完】正因這次比賽的亮眼表現,1960年8月,球技扎實的曾傳強被“點名”調入國家隊,加上當年參加廣西區運動會獲得了乒乓球冠軍,直接入列國家乒乓球隊一隊。命運的轉機再次向這位“千里馬”敞開了大門!

诱人的军嫂【完】進入更高的平臺,曾傳強沒有飄飄然,而是更加謙虛謹慎。但由于運動量過大,他的腰出現了問題。在接受了一年多的治療仍無果后,這匹正待馳騁的“千里馬”只得停下腳步。

1965年,曾傳強那個要站在世界乒乓球最高領獎臺的夢,戛然而止。

1965年的一天,國家隊領導和教練組組長開會,研究曾傳強任教練的事情。

诱人的军嫂【完】當時,容國團是女隊教練,傅其芳是男隊教練。會上,傅其芳、容國團分別向他發出邀請。大家經過討論,最終決定讓曾傳強去女隊。會后,新任女隊教練曾傳強從二樓下來,剛到食堂門口時就碰到了青年隊的領隊,他又跟曾傳強說:“你來我們青年隊吧,我們需要你!”

诱人的军嫂【完】幾十分鐘的工夫,曾傳強就換了三個地方。說到這段歷史,曾老爺子嘿嘿笑著。

诱人的军嫂【完】以運動員的方式退役,以教練的方式回歸,7年不長,曾傳強的乒乓球人生已寫盡傳奇。

談“金牌教練”的稱呼

成績是運動員自己拼出來的

“快跑,快打,拉轉。”球桌旁,已76歲的曾老爺子中氣十足地指導隊員,時而發出指令,時而分解技術細節。

這樣的教學生活,曾老爺子在國家乒乓球隊堅持了31年時間。

诱人的军嫂【完】一樓是國家隊體能訓練中心,二樓是國家乒乓球隊一隊,三樓是國家乒乓球隊二隊……雖然退休了將近20年,曾老爺子仍保持著每天到國家乒乓球隊訓練館的習慣。他說,除了去鍛煉身體,更主要的是看看二隊小隊員的訓練,興致來了還會陪他們練上一會。

從1965年起,曾傳強在國家隊任教長達31年,先后擔任了梁戈亮、林慧卿、朱香云、喬紅、王楠等世界冠軍的主管教練,人們因此稱呼他為“金牌教練”。

曾老爺子直言,自己跟一般的教練不太一樣,他更多的是讓弟子記住自己在球桌上的打球節奏:只要你拼命跑了,你的打球態度就好;擊球時爆發力好,說明打球時膽量大;掌握乒乓球的科學性,提前預判球的弧線等。說到這里,曾老爺子稍顯激動,手上還展示起一連串的擊球動作。

但曾老爺子稱自己并不是一個容易激動的人,即使看到自己一手培養的兩個弟子在球場上對戰。

1989年,第40屆世界乒乓球錦標賽在德國多特蒙德舉辦。女子單打冠軍的強強對話,正是曾傳強各帶了一年半左右的弟子,中國隊選手喬紅以及在朝鮮任援外教練時所帶的李粉姬。最后,喬紅以3∶1的戰績,為中國隊贏得了女子冠軍寶座。

就在現場指揮的曾傳強冷靜觀戰,并及時給予專業性意見。“即使帶隊征戰奧運會、世界杯,一量脈搏,我的都是和平時差不多。”曾傳強哈哈大笑道。

在喬紅和王楠的成長道路上,曾傳強功不可沒,但他總是很低調地把功勞都歸功于運動員本人。他常說:“優秀的運動員不是教練‘打造’出來的,而是運動員自己‘打拼’出來的。”

作為教練,曾傳強是極負責的。身為人父,他又是特愧疚的。兒子取名曾萬里,是有著特殊意義的。

“兒子剛出生的第二天,我就要回北京參加集訓,準備赴尼日利亞任援外教練。”曾傳強表示,在那個通訊不發達的年代,駐外多年的他只能看著信里夾帶的照片解相思,就這樣看著兒子長大。

60年的乒乓球生涯,曾老爺子獲得榮譽無數:先后6次獲得體育榮譽獎章——這是中國體育界的最高榮譽;獲得“中國乒乓球運動杰出貢獻獎”,這是獲得奧運會冠軍以及奧運會冠軍教練才能擁有的榮譽,多次獲國家領導人接見。

诱人的军嫂【完】從國家隊教練的位置退下后,這位“閑不住”的老爺子在全國各地奔波,傳授指導乒乓球。

诱人的军嫂【完】為國育才,勞苦功高。正如這塊被老爺子藏在房間櫥柜的一塊紀念章上鐫刻的8個大字,高度概括曾傳強為乒乓球事業奉獻的一生。

語 調

問:過去一年,您最大的改變是什么?

答:退休以后,我的生活一直很有規律,早上在家,下午到國家乒乓球隊轉一轉,偶爾出去和老朋友聚一聚。

诱人的军嫂【完】問:未來,您對自己所處的行業(生活)有什么期待?

诱人的军嫂【完】答:生活上,最大的希望是身體健康,好好享受晚年生活。對于乒乓球,我偶爾還會參加一些乒乓球推廣活動,希望我們的國球發展得越來越好。

诱人的军嫂【完】問:您對家鄉發展有怎樣的期待?

答:我非常戀家,一兩年會回去一趟。我一直都關注著家鄉發展,期待著機場能早點建好,以后回家就更加方便了。

原標題:“金牌教練”曾傳強 說不盡道不完的全是乒乓球

責任編輯:劉子揚

關鍵詞:曾傳強 / 乒乓球

你可能喜歡看的